首页:乡土文化

乡土文化

乡居中国:既要青山碧水 也要文化创意
  • 来源:吉林经济网
  • 浏览:1167
  • 时间:2016-3-19

 

  历经岁月的听松楼

  

  洱海畔的山水青居

编者按:在新一轮的文化创意创业大潮中,一些对乡土文化深有感情的创客,选择了将他们的创业梦想和人文关怀落地乡村,在广阔的田野中,实践文化创意。在一个个传统村落中,他们以民宿的方式,让“乡居中国”成为一种既看得见山、望得见水,又能体验各种文化魅力的特殊存在。乡居,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扎根乡村创业的创客实践,又有怎样的美丽与忧愁呢?

案 例

古道旁 民国风情小洋楼华丽蜕变

朝霞还未褪去,睡梦之中,村口大喇叭响起了广播清脆的报时声——嘀、嘀、嘀……随后,广播的新闻快讯将整个村庄“叫醒”。这是浙江省天台县南屏乡一个叫山头郑的村庄,夜宿民国风情小洋楼改建的民宿“听松楼”里,一夜之间记者仿佛回到了幼时的外婆家。

除了民国小洋楼

村庄只留下老人、孩子和狗

山头郑是南屏乡的一个古村,靠山邻水而建,距今已有1000多年历史。这个古村因有众多废弃而充满历史感的明清四合院,富有民国气息的百年洋房、千米老街,以及大量千年古樟树和通天枫树,而被誉为“中国最后的原生态古村落”。然而,由于近年来村里很多年轻人都外出谋生,这里仅有一些老年人居住,很多民居已空置多年。

近年来我国乡村旅游投资蔚然成风,“小而美”的乡村重建,将文化创意产业引入乡村建设,在平衡传统与现代中创造新的美学,并在许多乡村取得了初步成功。然而,对于山头郑村来说,转变才刚刚开始。

“一个没有老房子的村庄,是没有生命力的。”南屏乡党委书记曹洁华眼见辖区众多古村落逐渐走向衰败,想出了一个主意——古民居认租。

一直以来,南屏乡拥有丰富的乡村旅游和文化旅游资源,以“古道、梯田、古村落”为特色,特别是境内的南黄古道、东畚古道、翠东古道、小岭头4条古道,秋季枫红游人如织。但是,毗邻古道的一些古村落,坐拥丰富的建筑遗产,却苦于没有成型的产品吸引客源。

“如果能将这些古民居利用起来,开发为写生创作室、摄影工作室、茶室、中高端民宿等文化创意产品,不就能打造出一片‘看得见山,望得见水,留得住乡愁’的休憩之地吗?”曹洁华告诉记者,经过仔细调研,南屏乡将发展民宿作为该地重点工作之一。

“1000元钱可以做些什么?一条烟?一餐饭?一件衣服?今天向大家隆重推介另外一种更有价值、更有意义的玩法:去原生态古村落山头郑村认租一幢百年洋房!”2015年5月,古民居认租的朋友圈一经发布就获得迅速转发,并引发热议。

“之所以采取古民居认租活动,是希望能借此盘活农村闲置房屋,发展一批中高端民宿,让特色民居浴火重生。此举还能突出乡村文化元素,挖掘民国风情、古建筑文化等传统文化资源。”曹洁华说,他们还计划在南黄古道等古道沿线,打造驿道文化风景线,主打露营、精品帐篷民宿。

从杭州汽配店到山村民宿

山头郑村民居再开发初“尝鲜”

2015年10月1日,南屏乡首家民国主题民宿——听松楼正式营业,成为南屏乡特色民宿发展的新标杆,并迅速在周边地区走红,慕名而来尝鲜的游客络绎不绝。

谈起自己的新身份,听松楼的老板娘一脸的兴奋。听松楼原本是她祖上的住宅,在当地极具代表性。早些年,她和丈夫走出山村到城市去打拼,汽配生意做得很是红火。前两年,为了响应乡里提出的发展民国主题民宿的号召,投资了将近150万元,对旧宅进行了改建和重新装修,从汽配店老板娘摇身变成了民宿老板娘。

虽然之前并未涉足这一领域,这位年轻的老板娘对如何做民宿却很有前瞻性。在她看来,她想打造的民宿不同于一般的农家乐,目标受众是江浙沪的中高端自驾游客。因此无论从民宿的设施还是服务上,她都做了精心的设计。她指着民宿房间里的床垫说,这里铺的床垫和她自己家睡的是同一个品牌。为了让客人有更好的睡眠体验,她还特意给床垫上面加了一层棕垫,床上用品也都由自己的工作人员亲手清洗。

记者还注意到,与一般客栈或者酒店卫浴设计不同,听松楼采用的是整体卫浴,既解决了古民居上下水难题,节省了空间,又舒适便捷。“很多来这里住的都是一大家子,或者好几家人一起,口碑相传,打个电话或者发个微信就能订房。现在我们共有13张床位,入住的客人按人头收费,包一日三餐。”老板娘乐呵呵地说。

做到这些还不够,初尝甜头的老板娘还想把蛋糕做得更大。她告诉记者,做旅游,尤其是做民宿需要大量的前期投资以及后续的相关配套设施的支持。

听松楼只是南屏乡发展民宿的一个缩影。自古民居认租活动开始以来,已有多家实力雄厚的企业来到南屏乡,有意斥巨资整体开发,发展集观光、民宿于一体的生态旅游基地,其中包括杭州福田高美酒店管理公司、浙大众创智库、莫干山洋家乐等投资商,目前认租古民居6幢,招商引资800万元的民国主题民宿设计方案已快完成,马上要动工装修。

除了山头郑,位于南屏乡翠东村的上山自然村也在着力进行民宿开发。因村内房屋依山而建,错落有致,且规模较大,保存完整,村景融合,这个村子有着“江南布达拉宫”的美誉。村里原本有90户人家292人,而今常年在家的村民仅有12人,大量闲置房子均可开发。目前,这里已有2.5亿元的投资意向。

案 例

洱海畔 大理民宿业走出“野蛮生长”

日落时分,汽车慢悠悠地行驶在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洱海畔的环海西路上。海一侧,流动的云和湛蓝的水勾勒出一个画布上从未出现的梦境;陆地一侧,风格各异的临海度假小别墅林立,别墅阳台上繁花争艳,招牌上大多是让人顿觉惬意的客栈名字,让你想停下,随便推开其中的一家大门住下来,面朝洱海,春暖花开。

“往年春节刚过,丽江就会迎来旺季,去年人全跑到大理去了,直到‘五一’小长假客栈的生意才开始走热。”丽江束河古镇他乡故事客栈店长Lily的一句话,道出了2015年大理民宿业的火热。

一路向西去大理——

一座仿佛在云端的城池

或许是因为宁浩的电影《心花怒放》,或许是因为郝云所吟唱的电影主题曲《去大理》。2015年,和着民谣的缓慢节拍,大理盖过丽江,成为自由行客群前往云南最向往的目的地。

与早年前往大理观赏“下关风、上关花、苍山雪、洱海月”的大理四景不同,新涌入大理的客群以环海自由行为主,或骑行大理,看民居、感悟白族风情;或临水而居,夜晚看洱海星空。

因此,虽然涌入大量客流,大理仍旧似乎没有喧闹,古城用千年时光和人文积淀,打磨孕育而出一片宁静山水。当汽车行驶在开阔地域,前方的村庄依山而建,云朵遮住阳光在山谷上留下一大片云影,仿佛这是座在云端的城池。

早在大量客流涌入之前,大理已经准备了充足的民宿供人憩息。这些民宿的运营者,除了土生土长的白族居民之外,更多的则是外来者。

“2012年夏季,我来到了大理洱海边的一个乡村里,一住就是6天。后来,终于在离古城不远的一个叫马久邑的乡村,找了一块背山面海的地方租了一块地,又用大半年时间建了一座房子,取名山水青居。”大理山水青居度假客栈(以下简称“山水青居”)的创始人、旅游达人青衣佐刀说。

山水青居店长阿May经历了这家民宿从零开始的过程。“租下这块地20年的使用权后,又花费200万元,3层小楼在半年时间里平地而起。11间客房,都以老板的攀登和摄影为主题,大多可以凭栏看海,每间客房命名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,并通过照片、书和摄影期刊呈现出来。”

背靠苍山,离洱海只有5米之遥,绝佳的位置,是青衣佐刀看上这块地的原因之一。阿May告诉记者,早年间环海还有一些地可以租,如今洱海实行了全面管理,湖畔区域已经不再批新客栈了,20年的长租期也成为后进入者没赶上的“好时候”。

经历了3年多的发展,如今山水青居依旧保持着很高的入住率。客人之中,熟客和口碑推荐来的客人居多。“3年间,山水青居已经在洱海畔陆续开出2家分店,其中一家已经转手,另一家分店富美店今年春节已经开业,几乎每天都爆满。”阿May说。

整个行业“急行军”——

如何雕琢出民宿的“慢时光”

马久邑的山水青居不大不小,却是大理民宿迅速发展大潮下的一个缩影。蜂拥而来的民宿运营者和住客,改变了马久邑村原有的经济格局,原有村落逐渐变成本村人的聚集地,而环洱海畔的地皮,或是租赁他人经营客栈,或者亲自上阵投身民宿。

这些扎根乡村的民宿创客,并非终日沉浸在主题文化之中。在民宿建好以后,如何运营、管理好民宿,需要的并不是空洞的理论和概念,而是从主题文化出发,用创意的力量和生活之美,不断地为这家民宿“加码”气质。不过,在实践文化创意的同时,民宿从业者也感受到切实的无奈。

“尽管身在一个仿佛世外桃源的地方,但这里仍然是中国乡村,民宿经营者与当地居民之间的摩擦和矛盾,伴随着洱海不断加强管理而不时发生。”阿May说,租期未结束就单方面终止合同的事情,大理同样存在。对于民宿运营者来说,这是需要承担的风险。

不断增长的客源腹地,是民宿行业近3年来“急行军”的主要诱因。大理州旅发委公布的数字显示,2015年,大理州共接待海内外旅游者2928.51万人次,同比增长10.59%;旅游业总收入388.4亿元,同比增长20.25%。

其实,除了相对并不太出名的马久邑外,环洱海畔,拥有更独特地理位置的喜洲、双廊、才村、蟠溪、桃源等地,更是海景民宿的集中地。在这些地域,民宿的快速发展,改变了乡村原有的经济模式,也带来了民宿品质的参差不齐。同时,租赁成本往往随着地区发展水涨船高,沉重的经营负担也让民宿行业有着极大隐忧。

“大理目前已经拥有3800多家客栈,达到一个饱和,接下来应该在这些客栈中形成一批有文化、有内涵的客栈代表,不要一味追求数量竞争,客栈市场应该留给有准备、有文化、有客栈情怀的人,只有将民宿客栈发展与当地文化保护传承相结合,才能做得更好。”大理客栈协会会长杨鸿忠在此前的采访中说。

走出野蛮生长,大理民宿业进入了新一轮的淘汰赛,定位细分、品质优化、个性打磨,仍有很多问题需要民宿运营者去探索。而对于已经运营3年的山水青居来说,虽然从外观上看这家民宿仍旧舒适、惬意,入住后才发现民宿软硬件中的损耗。“客栈目前能够实现的舒适度,和这个时代已经有点脱节,重新装修已经提上我们的议事日程。”刚忙完富美分店装修的阿May笑盈盈地说,她又要有的忙了。

记者手记

1家VS 3800家民宿

谈论民宿平台、政策和广阔市场的文章已经够多了。这次,我们从民宿本身出发,说说民宿的“小苦恼”。

民宿是开在传统村落中的一株馥郁的花。在山头郑村,此“花”仅有1枝;在距其2500多公里外的大理,苍山洱海畔,3800家民宿让这里成为度假者美丽的花园。在这样两个从未放在一起比较的地方,尽管民宿业规模、市场存在巨大差异,其相同点在于——成长的烦恼。

2015年,民宿成为一种流行。“我只想在这家民宿等待春天”“有人不远千里,就为了住山脚下的这几间老屋”。待到旅行时亲身体验民宿,我才发现,和许多人一样,在文化创意和度假氛围之中,我并没有在民宿得到我想要的。

木质楼梯陡峭而逼仄,让我拎着行李箱呼哧呼哧喘;大冬天洗澡却发现4个取暖灯只有1个工作;卫生间或昏黄阴暗,或空间狭小,更不要提空调不制热,只能靠电热毯,遮光、停车也让我头疼不已。

当然,如果想要更好的硬件条件,我其实应该住高星级酒店。华美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、高级经济师赵焕焱表示,目前国内民宿的现状是:普通民宿窗外景色不行,房间隔音效果差,价格还贵,每间房普遍卖到500元至1000元。

民宿更讲究的当然是一种满载情怀和人情味儿的住宿体验。这是民宿出发时的“初心”。如何将这种“初心”落地,是好民宿和差民宿之间根本的界限。提高民宿客栈的附加价值,硬件上提升必不可少,最重要的还应是持续深挖当地文化和内涵,将客栈元素与当地历史文化、自然风光有机结合。

被业内公认的是,全国民宿客栈做得最好的4个区域是福建厦门、浙江省和云南省的大理、丽江。而从全国来看,民宿行业地区发展的不平衡性十分突出,整个行业还处在野蛮生长的过程中,并被资本所追捧,让像山头郑这样的古村落看到希望的同时,也让一些投机者打着情怀的名义圈地炒概念,让民宿成为表面工程。在局部地区,这种泡沫现象尤为明显。

与此同时,即使在云南、浙江、安徽等民宿快速发展的地区,民宿从业者也有众多困难和挑战。设备、设施的老化、折旧,文化创意、管理人才的缺失,品质与成本的把控……每一个民宿从业者,都有自己的烦恼。

对于山头郑村来说,虽然第一家主题民宿已经开业,但整个村庄仍未得到系统、合理的保护和规划。从客观上讲,听松楼虽然在外观上充满民国小洋楼韵味,民宿内部,除了老板娘口述的家族史,这种民国文化氛围并未得到很好的展现,而是更多地像一个高级一点的农家乐。山头郑所缺失的东西还有很多,缺钱、缺文化创意人才,但好在已经迈出了第一步。

而对于拥有3800家客栈,并且还有更多的客栈即将开业的大理,逐渐增长的成本,更在考验着民宿从业者。《合同法》规定房屋土地租赁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0年,这就意味着民宿的经营者最长经营不能超过20年。此外,如何根据区域的承载量,评估区域开设民宿客栈之数量?如何追求可持续发展?是云南民宿客栈发展不得不思考的问题。鱼龙混杂的竞争之下,如何保持最初的文创理想,更是考验运营者的智慧。

说到底,文化创意是吸引住客的最重要手段,住客入住后,能够让其满意的,则是民宿运营者心中是否还有那颗满满的“初心”。

吉ICP备13000264号 通公网安备2205000022 联系电话:0435-3200023
技术支持:恩惠科技